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20~30岁青年的“选举叛乱”

登录 : 2016-04-15 09:38 修改 : 2016-04-15 04:54

青年失业、低工资对策、劳动改革法案,朴槿惠政府让人失望至极

3月7日上午,首尔大学、庆北大学、梨花女大等全国10所大学总学生会与青年及大学生团体“青年做”的成员在首尔国会门前举行记者会宣布成立“大学生与青年共同行动联盟”。(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20~30岁青年投票率足足上升了13个百分点
“如果不给我们希望,也会对在野党进行审判”

有分析称,第20届国会选举中执政党惨败、在野党获胜是20~40岁年轻人愤怒爆发的结果。连恋爱、结婚、生育等本就应该享受的梦想及希望都失去的“抛弃所有时代”为了逃离“地狱朝鲜”,纷纷走向了国会选举投票场所。

在选举日4月13日的投票现场遇见的年轻人对回避自己苦恼及痛苦的政府执政党表示失望。穿着运动服来到投票场所的韩正凡(音,31岁)称,“因为自己现在是该结婚的年纪了,所以很担心结婚、生孩子、育儿问题”,“但是就此次选举来看,比起政策竞争,各党派只专注于关注自己阵营的人或维持既得利益,并没有为国民提供他们想要的政治”。

走向投票场所的青年人的步伐也可以通过数值来反映。三大电视台(KBS•MBC•SBS)的出口调查结果显示,20~30岁及30~40岁青年人的投票率相比4年前的第19届国会选举分别上涨了4.4个百分点及7.7个百分点。50~60岁及60岁以上的投票率同此次出口调查的结果相似。具体来看,调查显示第19届国会选举的各年龄段投票率20~30岁为45%,30~40岁为41.8%。与此相反,第20届国会选举出口调查结果显示,20~30岁为49.4%,30~40岁为49.5%。这证明饱受高失业率及低工资痛苦的青年人心情是多么迫切。

就国会议员选举来看,在此次国会选举中首次投入使用的事前投票的投票率达到了12.2%。可以看出这同样也帮助提高了年轻阶层的投票率。虽然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没有公开事前投票中各年龄层的分布情况,但是共同民主党议员金光镇(音)称,“在地方选区演说过程中感受到很多年轻人参加了事前投票”。

青年人的投票率越高,对在野党越有利,这点可通过管辖区外投票从一定程度上预测到。管辖区外投票指军人、学生等在其他地方进行投票的情况,大部分的青年人属于这类情况。就京畿道城南市盆塘甲来看,在管辖区外投票中新国家党候选人权赫世(音)获得了3259票,而共同民主党候选人金炳冠(音)获得了4348票,比权赫世候选人多获得了33.4%的选票。但是整体得票差距大约为8%,差距非常大。若考虑到在关系到122席的首尔、京畿道、仁川等首都圈的各个地方新国家党和共同民主党候选人之间展开势均力敌的对决,则不能排除20~40岁选民“愤怒投票”导致的投票率上升推动了“共同民主党首都圈压倒性胜利”的可能性。

福利国家青年网络代表文有镇(音,25岁)分析称,“朴槿惠政府执政后,不仅仅发生了世越号事件、国定教科书等的政治性、社会性问题,还有劳动改革法案、非正式职增加等很多令青年失望的事情”,“大家认为不能再忍下去了,所以纷纷站了出来”。

年轻人的投票率提升并不是自然发生的现象。这是包括各大学的总学生会在内,青年联合、兼职工会、鼻涕虫联合等青年团体纷纷站出来通过社交网(SNS)等积极劝导大家参与投票的结果。

高丽大学总学生会向学校宿舍新建用地开发等城北区政策传达了学生的心声,从今年3月开始便把地址搬到了学校所在的首尔城北区,组织让大家行使4•13国会选举投票权的“投票奖励活动”。首尔大学、延世大学的总学生会也组织了各种各样的“20~30岁国会选举投票奖励”活动。

年轻阶层的高投票率取得了打破持续将近30年的政党地区构图这一意外的结果。共同民主党即使失去了曾经认为是票仓的湖南地区,仍旧坐上了“第一党”的宝座。这是因为超越了此前地区构图的世代变数奏效了。一位舆论调查专家称,“因为不受地域及情绪束缚的20~40岁青年人以政策和理念为中心做出了判断,所以能够出现变化”。但是他称,“即使给在野党机会,如果他们让国民看不到政策上的可能性,那么他们也会马上受到审判”。

​第19.20届各年龄段总选投票率(图表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金宜谦•高汉率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73976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