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文化·韩流

奉俊昊采访:接受600次采访累到流鼻血,像打游击一样跑通告

登录 : 2020-02-20 03:50 修改 : 2020-02-20 03:52

电影《寄生虫》的导演奉俊昊(右)19日上午出席了在首尔中区威斯汀朝鲜酒店举行的记者会,正在倾听记者的提问。 (图片来源:韩联社)

“不太可能获奖,参加电影节的有很多我在大学学电影时就非常尊敬的大腕儿级导演,能够和他们一起获得提名,我已经很感激了”。

去年4月22日在首尔中区威斯汀朝鲜酒店举行的《寄生虫》制作报告会上,奉俊昊导演在回答记者关于《寄生虫》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奖可能性的问题时,作出了这一回答。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寄生虫》不仅荣获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还横扫了奥斯卡的四项大奖。2月19日,奉导演再次出现在同一地方举行记者会,他表示“距离在这里举行制作报告会已经过了将近一年,很高兴这部作品能够凭借长久的生命力,在世界各地转了一圈,最终又回到这个地方”。

奉教练首先向记者介绍了这场奥斯卡运动背后的故事。他说,“《寄生虫》的北美发行公司NEON是一家刚成立不久的中小型影片发行公司,预算远远比不上大型电影发行公司,只能像打游击一样到处跑通告,经常把我和宋康昊前辈累得流鼻血。我们参加了600多次采访,与观众进行了100多次对话,使用社交网络宣传,通过和NEON、CJ、Barunson E&A、演员们一起奋战,用热情弥补了硬件的短板”。

他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谈到自己之前挑衅性地把“奥斯卡”称为“地方颁奖仪式”而引起的热议,表示“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运动,不存在什么挑衅,只是在拿戛纳等国际电影节与以美国为中心举行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作比较时,自然而然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很多美国年轻人在社交网络上提到这句话,但这并不是我有意为之”。

19日上午出席在首尔中区威斯汀朝鲜酒店举行的记者会的 Barunson E&A代表郭信爱(音)、奉俊昊导演(右二)与演员们。(图片来源:韩联社)

对于体现贫富差距问题的《寄生虫》在全球获得的热烈反响,奉导演表示,“《汉江怪物》和《雪国列车》也探讨过类似主题,但这部作品更贴近这个时代的现实,讲述的是大家身边熟悉的故事,因此才会更佳引人关注”。他表示,“我曾担心这部作品过于写实地暴露现代社会的贫富差距问题,引起观众不舒服,使观众因此而忽视故事的本质和电影的意义,作为一部正面暴露社会问题的影片,能够如此获得全球观众的喜爱,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关于获得奥斯卡奖后,政治界考虑修复奉导演的故居并为其建造铜像等情况,奉导演露出了苦笑。他说“这样的事情希望在我死后再做,每次看到这种新闻,我都希望这样的事情能赶快消失。没什么想说的。”。

奉导演希望人们更多地把关注点放在韩国电影产业而不是自己身上。他表示,“我冷静思考当前韩国电影产业的现状,思考现在年轻的新人导演在拿出《绑架门口狗》(奉导演的处女作)或者《寄生虫》的剧本寻求投资时,能不能顺利得到投资拍摄出来”,“韩国电影在过去20年里获得了耀眼的发展,同时也使年轻导演的冒险尝试变得更加困难”。他表示,“2000年代初期的独立电影和商业电影曾经有过很大交集,但现在两者已经走上两条平行线”,“为重新给电影产业注入活力,主流电影产业应敞开胸怀拥抱那些具有挑战性的作品,不应害怕冒险”。他表示,“独立电影中有很多富有才华的作品,可以对电影产业产生好的冲击”。

他还介绍了拍摄《寄生虫》电视剧和新作品的计划。美国电视台HBO正筹拍电视剧版《寄生虫》,奉导演将以制作人身份参与其中。“电视剧将使用黑色幽默和犯罪片的形式,更加深刻地探讨同时代的贫富差距问题,打算拍摄成《切尔诺贝利》一样只有5-6集的高密度作品,不会拍摄成长篇多季电视剧。现在正和亚当•麦凯编剧探讨故事结构和展开方向,将稳步慢慢地开展筹备工作”

奉导演正在筹拍一部新的韩语片和一部英语片。他表示,“今天我接到了马丁•斯科塞斯导演的来信,信里说,这段时间辛苦了,休息一段时间吧。不过别休息太久,早点回来拍戏,等着你的新作品”。他接着说,“现在筹拍的作品已经准备了好几年了。将按照原计划进行拍摄,不会受《寄生虫》的影响”。

徐政玟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culture_general/92884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