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韩国教育阶级差距变大,高考沦为家长竞争

登录 : 2016-03-21 10:45 修改 : 2016-03-21 10:53

学生档案纳入高考指标,现实沦为“背景比拼”

家长的财力和信息力量决定孩子的“课外资质”

图为韩国名牌大学的校徽,从左至右依次是首尔大学、延世大学、高丽大学。(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在学生档案课外资质积累过程中,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了自己属于泥汤匙的社会地位。”

今年从京畿道一所普通高中毕业后考入首尔某私立大学的刘时列(化名,19岁)出身于一个条件并不宽裕的家庭,他曾申请就读科学高中但未能成功,最终进入普通高中就读。今年高考报名参加首尔大学招生考试,却在一开始的简历筛选中就惨遭淘汰。

在他从初三开始参加的大学附属英才教育学院的课程,班里的朋友们大多进入了科学高中、外国语高中或者国际高中,其中大部分都是富家子女。他说“我经常会像乞讨一样从这些朋友口中探听各种参加比赛和活动的信息。国际高中的朋友们曾前往美国的大学参加课题研究,还有人三年级时就花费几百万韩元准备好了自我介绍、活动经历等可以获得较高活动分的一整套文件资料”。刘同学说“感觉在韩国社会,所谓‘机会平等’只是一句空话罢了”。有一天,他向一位朋友吐露了心中的苦水,没想到这位朋友却说“在资本主义社会,花钱上大学算是什么稀奇的事”?

学校的支持力度也全然不同。“参加道教育厅主办的科学竞赛需要通过科学老师提交材料。我因为资料交得晚了一些,老师就表示为难,甚至给我看他的工作安排目录,说‘你看我就算没有你的事情,也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做’。普通高中不重视参加竞赛之类的活动。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不是老师个人的问题,是整个体系的问题”。学生们虽自发成立“科学研究社团”进行各种试验和研究,甚至自己撰写论文,仿效科学高中的做法,却因为学校预算不足,不得不自己制作计划书申请大企业慈善事业的资金支持。

在逐渐成为大部分主要大学招生“大趋势”的学生档案综合遴选中,社团活动、志愿服务、职业探索、读书活动等课外活动都是学校评估的主要指标。实施这一制度的初衷是促使大学招生时均衡考虑学生个人的“梦想和才能”,却导致学生的社会经济背景以及就读的高中院校逐渐成为影响课外活动成绩的一大变数,也使课外活动成为了私教行业的新拓疆土。

图为3月4日某考试教育机构在大邱举行的特殊目的高中与自立高中应试说明会上,学生家长正纷纷用手机相机拍下大屏幕上显示的应试信息。(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信息即是生命,家长们的“场外竞争”

居住在首尔江南区大峙洞的学生家长甲某的女儿今年从外国语高中毕业,成功被首尔一所排名上游的大学录取。女儿在外国语高中就读时期,她曾与其他学生家长组队为孩子制定了学院“课程计划”,之前成功将孩子送入首尔大学的一位前辈母亲担任队长,向其他家长传授自己检验过的课程与课外私教信息。甲某说“朝鲜人唯金正恩的命令是从,我们对那位母亲的话也是绝对忠诚”。

学生档案综合遴选制度实施后,高考制度变得更加复杂,学生家长的“信息力”开始成为决定学生成绩的一大变数。家长之间的“信息战”也一并愈演愈烈。

学生家长乙某(大峙洞)说“侄子在特殊目的高中就读,妈妈们都组队互相交流听课信息,据说如果哪个妈妈把电话号码泄露给其他学生家长,就会遭到‘埋葬’”。另一位家长丙某(大峙洞)说“妈妈们白天为什么那么忙呢,就是因为一听说谁家孩子上了好大学,就赶紧跟人家联系获取信息。比起在学院得到的信息,从成功把孩子送入好大学的妈妈口中听到的信息更加真实有用”。不过她说“那些已经把孩子全部送入大学的‘清闲家庭’还好,如果家里有孩子还没有送上大学,人家就不会把重要信息透露出去”。

图为去年11月13日,2016学年大学入学考试第二天,在首尔汉阳大学奥林匹克体育馆举办的某高考教育机构说明会上,学生家长和学生正在听取讲师的说明。(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课外资质被纳入私教范围

女儿正在首尔某外国语高中二年级就读的学生家长丁某决定从新学期开始为孩子找个人家庭教师帮助孩子参加感兴趣的校内竞赛活动。在每月为孩子期中和期末考试支出的200万韩元私教费用之外,又产生了一项新的支出。“孩子一个人准备竞赛不可能得奖。就拿哲学竞赛来说,必须给孩子找个哲学家庭老师一起准备比赛”。丁某说“学校还要求学生自己撰写学生档案,这样就需要接受私教咨询,然后撰写出学生档案提交上去,把档案内容一字不差地传到(NEIS)平台上。这些都是用钱堆起来的资质,大学太不了解高中教育的实际情况了”。她忍不住叹息道“花这么多钱把孩子送入好的大学,明明就是在考验我们家长的能力,哪里是孩子自己的努力?”学生家长甲某也说“我家孩子和同学一起三个人成立活动小组,开展制作语言字典的校内活动,学院收了大约150万韩元为他们提供帮助”,“课外活动比学业功课的花销更大”。

大峙洞一家名为“C应试战略研究所”的学院面向高中一二年级的学生开设“生活记录簿课程”,面对高三学生开设了“咨询课程”。生活记录簿课程分为课外活动指导、读书指导和学习方法指导三类。其中课外活动指导时长120分钟,收费20万韩元,包括“学生档案结构与制作注意事项、陈述式记录项目评估要素和标准、根据职业规划选择相关活动并练习写好记录、各学校校内竞赛调查、希望考入的大学及学校辅助教材”等内容。在大峙洞经营了十年英语学院的一位院长说“最近(受英语绝对评价等的影响)学院行业的英语学院普遍没落,都在朝着数学学院和学生档案综合遴选咨询学院的方向转型”。他说“学生档案咨询包括学生档案撰写、校内竞赛准备、小论文制作等一系列内容。听说指导学生完成一篇小论文收费高达800万韩元”。

唯有金汤匙学校可以提供的高级资质

图为首尔大峙洞学院街上的高中生们。(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片)

不同学校可以为学生提供的活动项目数量和质量都大不相同。特别是高收入阶层聚集的江南三区普通高中、特殊目的高中和自立高中,它们可以为学生提供普通高中难以企及的活动项目。

位于江南区的A普通高中开办了允许学生与教授等专家一起进行研究并撰写小论文的课题研究(R&E:Research and Education)项目,却完全不需要花费多大心思寻找为学生提供指导的专家,因为学校可以通过在校生家长或校友联系相关资源。A高中每年学期初都会向学生家长发送信函“征集在大学、政府机构或企业工作且具备专家资质的学生家长”。去年共有17名专家工作者以指导教授身份参与学校的课题研究项目,与学生们一同进行了“大数据分析案例研究”、“通过诊断肺癌的胸透预测代谢症候群”等主题研究。由于这些活动属于“校内活动”,可以在学生档案中写入“具体能力与特长”一栏,成为评价学生学业能力的一大加分因素。考生们深信,将课题研究经历写入学生档案,是在高考“学生档案综合遴选”中获得高分的“高级资质”之一。

但对于无法通过学校力量联系指导教授的大多数普通高中学生来说,只有通过全校竞争的一两名学生可以参加市道教育厅举办的竞赛,开展课题研究。而且,这些活动还被视为“校外活动”,相关获奖情况无法记入学生档案,档案中只会简单提到学生参加活动的事实。今年成功被首尔大学录取的某高中毕业生赵显在(化名,19岁)说,“我原来在东大门区念初中,为了我的教育,父母搬到了大峙洞居住”,“比起学院等其他条件,可以参加课题研究项目,是最有利的一个因素”。

陈明宣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35943.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