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现场报道】与也门难民“一起生活”的济州道民……自发捐赠各种物资

登录 : 2018-06-26 02:00

提供临时住所并开设韩语、文化教室

捐赠食品和生活必需品等,自发进行援助

图为济州道民河某的练习室。十余名也门人已在这里暂住了一周左右。(图片来源:河某)

“他们既非怜悯也非嫌恶的对象,而是需共存的对象。”

对韩国社会来说,为躲避内战而来到济州岛的500余名也门人既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也是迄今为止未能解开的难题。随着他们在韩国逐渐安顿下来,社交网络服务(SNS)上有人主张要驱逐这些难民,甚至出现极端的“嫌恶”言论。相反也有一些韩国市民主张称,应该给这些也门难民提供安顿的空间,或搭建文化桥梁,培养“共存”的萌芽。针对在匿名空间散播的“嫌恶”言论,这些人开始低声进行谴责。

韩国国乐专业的河正妍(音,化名,38岁)将自己在济州市出入境管理所附近的练习室借给无家可归的也门人居住了一个多星期。6月19日,《韩民族日报》记者来到河某60坪多的练习室时,十余名也门人有的聚在一起聊天,有的铺着被子躺着。墙的一边整齐地堆放着河某的长鼓,房间里到处都是装有面包、牛奶和卫生纸等食品和生活必需品的箱子。这并非韩国政府或地方自治团体提供,而是河某和其好友为这些难民搭建的暖心“休息处”。

河某将自己的练习室提供给也门难民暂时居住的契机十分单纯。“我偶然在Facebook上看到有帖子说,来济州岛避难的也门难民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我不知道也门在哪儿,只是听说他们无家可归,就想到‘我的练习室空着’。”

河某的好友为也门人开设了“韩语教室”。(图片来源:河某)

河某在Facebook上看到相关帖子那天“偏偏”雨下得很大。“下了雨,这些也门难民会更辛苦。我联系了援助这些难民的负责人,说正好自己的练习室空着,问能不能让他们住进去。”对方回答称,“只要有屋顶就行”,于是河某当天就将十余名也门难民带到了练习室。河某将家里的被子拿过去,搭建了一个临时休息处。其笑着说,“我当时就是单纯想给他们提供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

此后口口相传,人们纷纷伸出援手。“我向好友们求助说,也门难民正在我的练习室生活,现正缺被子、粮食和生活必需品等物品。我周围搞艺术的朋友很多,他们确实比较感性,容易说服。(笑)”河某表示,每天会有周围的好友和帮助难民的教堂教徒等十余名人士来此送生活必需品和食品。每到晚上,河某还会跟好友一起为这些也门难民开设“韩语教室”。6月14日,在济州出入境及外国人厅准备的就业说明会举行之前,还有做美发师的友好来练习室。他说“既然如此,造型干练一点更有利吧”,帮也门籍难民申请者剪了头发。当天记者在河某练习室采访期间,她的两名好友从济州东门市场外国人商店买了10公斤安南米以及咖啡、面包,来到河某的练习室。

郑秀妍(音,化名,38岁)的专业是文化人类学,一直负责采访济州“老奶奶”。她也是每天都来练习室的河某的好友之一。郑某在大学时期一直从事印尼研究,熟悉伊斯兰文化,于是便从中发挥“桥梁”作用,其既向河某介绍伊斯兰文化,也向也门人介绍韩国文化。郑某表示,“我向这些也门朋友介绍了韩国文化。例如,‘你很漂亮’这句话虽表示称赞,但有时也会失礼”。

郑某面对这些也门人时还想起了“济州老奶奶”。“我曾想过,若是济州老奶奶,她们会如何对待这些也门人。听老奶奶们说,‘日帝末期局势异常严酷,但若有年轻的日本士兵饿肚子,她们还是会偷偷给他们煮熟的土豆吃’。我们只是在做人与人之间能做的事而已。她们当年经历济州4•3事件时的惨痛经历也与这些被内战赶出来的难民的处境差不多。”

图为河某的好友捐赠的食品。(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他们与这些也门籍难民申请者相处融洽,表示不理解为何会有人对这些也门人恶言相向。“伊斯兰文化认为,表露人类的欲望是一件羞愧的事。伊斯兰文化实际上是一种连主动求助说自己肚子饿都会感到羞愧的文化。然而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却放下自尊恳切地拜托韩国人:‘现在真的需要你们的帮助’。”郑某这番话掷地有声。河某也附和道,“近距离接触也门人会发现他们非常恭谨谦让。我们一起吃饭时,在我开始用餐前,他们都不动碗筷”。

目前,在练习室住了一段时间后为找工作而离开的也门人已有十余人。在他们乘船离开之前,河某跟他们道别时,有的也门人颤抖着说,“姐姐,谢谢你”。河某推测称,他们可能是因为即将离开韩国这个陌生的国度以及曾经依靠的温情,再次前往一个未知的新地方而恐惧不安。河某表示,“我跟他们说:‘我尊重你们的勇气。你们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我也会为你们祈祷’。我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这些。”

河某计划暂时将练习室提供给也门难民作为临时住所。她表示,“我并非有计划地为之,只是单纯的有一个空地,然后借给他们住而已”。虽说自己并未做什么了不起的事,但河某说有些话不吐不快:“这些人偶然之下来到韩国,但在济州停留的这段时间,跟韩国人学到了很多,而韩国人也应在与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向他们多多学习。希望韩国媒体不要只是单纯地将这些也门难民当作怜悯或嫌恶的对象。”

济州/林载佑(音)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84984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