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也门难民避战而来,济州岛能否成为他们的希望之乡?

登录 : 2018-06-22 03:26

在济州出入境及外国人厅见到的也门人
致力于为500余名也门难民滞留济州寻找对策

图为6月18日,在济州市龙潭洞济州出入境及外国人厅举行的也门难民申请者就业说明会上,也门人正在侧耳倾听主持人的说明。

“我太想念孩子了。为了躲避战争而来,但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6月18日上午,在济州市龙潭洞济州出入境及外国人厅的院子里,坐在树荫下一边拔草一边休息的穆罕默德•阿哈姆德(38岁)有气无力地说道。穆罕默德之前一直在也门首都萨那担任高中物理老师,上月15日来到了济州。对他而言,济州之行是一段非常遥远的旅程。穆罕默德从北也门到南也门,之后又途径苏丹、埃塞俄比亚、科伦坡、马来西亚才来到了济州。“什叶派胡塞叛军掌权后,在离开也门前的一年里,我一直没有拿到工资。无论是干什么,总要工作才能活下去……”

也门难民从今年开始大量涌入了可无签证访问30天的济州。截至6月15日,共有561名也门难民进入韩国,其中有549人已经在韩国法务部下属的济州出入境及外国人厅提出了难民申请。也门是位于阿拉伯半岛西南部的伊斯兰国家。2015年伊斯兰教派逊尼派和什叶派胡塞叛军发生内战,随后无数的也门人开始踏上了去往世界各地的流浪之路。如今,济州成为了他们寻找的一处“希望之乡”。

亚历•哈塞尔(26岁)在胡塞叛军掌权的塔伊兹市厅负责营销工作。其表示,“我从难民之间交流的网络空间知道了济州岛是免签证入境区。这个消息在马来西来的也门人之间迅速传开,于是大家便纷纷来到了济州。在马来西亚滞留的四年里,我将赚到的钱寄给了留在也门的家人”。在济州市内住宿场所中的一个房间里,亚历•哈塞尔和其他两名也门人住在一起。亚历•哈塞尔说自己来济州岛时带的1800美元已经全部花完,“来济州岛后没能找到工作,直到现在我还在找工作”。关于对穆斯林的担忧,亚历•哈塞尔称,“眼下还有5万余名也门人待在马来西亚,但过去一年里的犯罪率为0%。我们不喝酒也不赌博,伊斯兰是和平的宗教,我们热爱和平”。

图为6月18日上午,在济州出入境及外国人厅里,也门人正聚集在为招工而来的市民周围进行交流。

在来自韩国庆北尚州红十字会医院的志愿服务医疗小组前,伊卜人希沙姆的右脚背疤痕斑斑。希沙姆表示,“胡塞叛军掌控了城市后,为了把青年拉进战线而强行征兵。在躲避强行征兵时,我的右腿挨了两枪。因为没能接受外科手术,所以弹片依旧留在我的身体里”。希沙姆兄弟五人中一人在内战中失踪,一人在马来西亚,其余两人留在也门。同样来自伊卜的穆罕默德(50岁)曾是一名警察。胡塞叛军占领该地后,穆罕默德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于是将5男1女六个孩子留在家乡后,在2016年5月离开了也门。穆罕默德表示,“眼下不是可以挑工作的时候,无论干什么都好,我想要有个工作”。

当天,在西归浦从事渔船捕捞业的洪畅希(音,55岁)和3名同事船主一起来到这里招募船员。洪畅希对也门人说,“做过跟船出海的工作吗?刚开始上船做工时可能会晕船”。聚集到洪畅希一行人周围的也门人开始提出各种问题:“工资是多少?休息的时候会发工资吗?要坐船出海吗?”在也门做过足球运动员和足球教练的阿卜杜•阿里(27岁)说“我可以坐船”,希望洪畅希能够带他走。去年2月离开也门后,阿卜杜脑海中每天都会浮现留在家乡的儿子(4岁)的面孔。看着他们讨论工作问题的样子,也门人一边争先恐后地聚集过来,一边说“不论是什么工作,我都可以做”。

对于也门人的未来安排,济州道自治行政科长高五奉(音)表示,“面对突然爆发的难民问题,济州道政府也感到十分为难。但是为难民申请者解决生计问题迫在眉睫,因此我们将与济州出入境及管理厅进行协商,积极商讨最大限度的支援以及人道主义层面的问题”。究竟济州岛会成为也门难民申请者的“希望之乡”,还是会成为他们再次踏上流浪之路的桥梁?

文•图 许湖峻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849800.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