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社论】期望文在寅总统与国民一起建设“真正的国家”

登录 : 2017-05-10 11:29 修改 : 2017-05-10 02:45

5月8日晚,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文在寅(最左侧)在首尔光化门广场举行的第19届韩国大选游说演说中从女儿多惠(音)手中拿过迎接父亲节的康乃馨后,举手示意。从左至右依次是文在寅候选人、孙子、女儿多惠、夫人金贞淑(音)。(图片来源:共同采访图片)

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在5月9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成功胜出,当选韩国第19届总统。文在寅总统从开票初期就一直保持着优势地位,以相当大的差距战胜自由韩国党候选人洪准杓当选了总统。文候选人的当选是韩国在野党时隔9年最终实现政权更替,由朴槿惠政府干政问题引发的烛光革命也因此迎来了新的转折点。

文候选人当选总统的最大意义在于,他是韩国国民选出来带领国家实现人们在烛光革命过程中表现出的时代渴望的操舵手。文总统提出的“建设一个真正国家”的口号恰如其分地切合了人们的这一渴望。曾经参与去年冬天烛光示威的无数国民希望看到的都不仅仅是现任政权下台,而是要求对韩国社会进行大规模改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风波后,韩国先后经历了进步和保守政权,日渐加大的贫富差距导致国民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在这种情况下,朴槿惠政府的干政事件成了一个导火索,点燃了广大国民对这个公平正义日渐消亡、贫富差距日渐加大的社会的愤怒。文在寅政府出台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韩国第三届民主政府,新政府的出台还开起了一场全面国家改造以及摆脱社会贫富差距的大长征。

文候选人当选是对干政问题的审判

本届大选结果同时也是对朴槿惠政府干政问题的审判,甚至还是全体国民对李明博和朴槿惠保守政权九年在位期间的集体审判。洪候选人巨大的票差负于文总统,传统的保守势力大大削弱。朴槿惠政府的干政事件其实是保守政权九年执政期间积累的各种腐败问题的集中爆发。保守政权执政九年的成绩单简直惨不忍睹。韩国国民通过这次选举向保守政权九年执政期间在政治、经济、社会、外交安全等各个领域的失政结果进行了严厉问责。

本届大选后,韩国宪政史上首次完成了执政党→在野党→执政党→在野党的第二次政权更替,这一意义也非常值得关注。金大中在1997年大选中当选总统,在野党实现了第一次政权更替;2007年大选时期,李明博当选总统,以前的执政党即大国家党再次掌权。九年之后,在野党势力又一次掌握政权,韩国也因此成为只要获得国民选择,无论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随时可能实现政权更替的先进民主主义国家。

虽然文在寅总统以大势论为基础,在整个竞选民调过程中从未失去过第一名的位置,顺利当选总统,但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各种难题在他面前已经堆积如山。从国家层面来看,韩国一边面临着极为紧张的朝核危机,一边面临着外交安全指挥塔的持续空白;从经济上看,国家经济一边因为日渐扩大的贫富差距而举步维艰,一边迟迟找不到正确的前进方向。国民要求进行财阀改革和端正检察、国情院等权力机构作风的呼声也非常强烈。面对如此繁多的国家难题,国会却仍然保持着”朝小野大”(在野党议席更多)的局面,各政党的敌对感也在大选过程中日渐发酵。所有这些问题都非常复杂。

应通过协同治理进行改革,通过团结实现清算

应通过协同治理进行改革、通过团结实现清算,这是文总统上任后最需要关注的一个原则。从现实出发,无论是进行改革还是清算问题,离开协同治理、国民团结和联盟都将难以展开。文总统在竞选游说过程中再三强调清算积弊和国民团结,也是出自这一原因。文总统虽然顺利赢得了总统选举,但在权力结构上依然存在很大劣势。国民给了文总统40%多的大选得票率,给了共同民主党119个(39.8%)国会议席。在这样的权力结构之下,文总统很难也不能独自开展工作。

正如文总统在竞选游说中所言,执政后首先推动共同民主党与国民之党和正义党联合执政或协同治理,是必不可少的做法。保守政权执政九年期间的失政行为引发国民集体反抗,目前韩国国内进步改革政治势力的支持基础比任何时候都更广泛。本届大选共同民主党、国民之党和正义党三位候选人的总票数加起来远远超过了自由韩国党与正党候选人的得票率。此外,共同民主党与国民之党原本属于同根同流。因此,文总统应优先考虑与这两个政党,特别是与国民之党携手合作。

应与国民之党、正义党建立联合政府性合作

对于没有选择自己的保守派选民,文在寅总统应当发挥包容这部分人的政治力量。不能嘴上说着大团结,但实际却彻头彻尾地排除异己,实施极端的非黑即白政治。在国政运营过程中,也应细心观察并未选择自己的保守派选民的内心和情绪。此外,在任何时候都需与院内第二大党自由韩国党敞开对话的大门。虽然需要对话与讨论,但还是应该立足民主主义,遵循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做出决定。如果自由韩国党依旧像过去在野党时期一样,从政府上台初期开始便在诸事上扯后腿,其将会成为国民指责的对象。

文在寅总统当即需要解决的便是人事问题,其中最为紧要的正是组建政府和青瓦台。从组建政府开始就应当通过协同治理进行改革,同时凭借联政实行清算原则。文在寅总统在游说时曾表示,上台后将首访在野党。5月10日就任总统后,需要首先访问国民之党和正义党,从组建政府开始与之讨论建立联合政府性合作的方案。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就任后,将与其在党内竞选中展开竞争的希拉里•克林顿任命为国务卿。这一点也值得文在寅借鉴参考,即便将共同民主党和国民之党中曾与文在寅展开大选之争的所有人均划进这一范围也无妨。最好从总理人选和内阁成员开始,便按照实际联合政府的性质,与各政党展开讨论。

朝核危机应对之策放首位

对于文在寅总统而言,应当将国政遗留问题中放在首位的问题便是外交安保领域。随着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登场,韩半岛局势开始出现激变。针对不断加剧的朝核危机,美国和中国展开紧急行动,朝核危机正在进入一个至关重要的十字路口。稍有不慎,韩国便会像大韩帝国末期一样,本国的命运需听凭周边强国左右。韩朝关系目前正处于破裂状态。在总统的任务中,最重要的就是维护国家安全和保障国民安危。文在寅总统就任后应该立即从寻找相关方案做起,以缓解韩半岛紧张氛围,重新找回韩国在对朝政策中的作用。以健康的韩美同盟为基础加固安保,在友好平等原则上重建与中国和日本等周边强国的关系。以坚决而柔和的姿态与朝鲜展开接触,开创韩朝关系新局面。在大选前进入实战部署阶段的萨德问题也需要回到原点重新研究。同美国和中国等相关国家展开广泛协商,并在国民协商的基础上,寻找合理解决之策。

使国民团结一心推进改革政策

在经济领域内,期待文在寅总统能够成为为灰心丧气的青年人带来希望的总统。经济活力衰退,工作岗位质量全面恶化,贫困人口范围扩大,其结果导致了内需疲软。文在寅需要扭转韩国经济陷入长期停滞的趋势,但这在短时间内恐难以实现。必须摆脱过去集中为财阀企业的投资和出口支援提供优惠,通过扶持建筑业景气提高经济增长数值的政策。应该持续推进相关政策,复苏竞争和革新,打造通过提高家庭收入刺激国民消费的经济结构。

俗话说,改革要比革命难得多。从烛光示威到弹劾总统,再到总统大选,这部电视剧可谓生气勃勃,并被誉为市民革命。如今,新政府上台后应当迈向改革。改革结出果实的过程十分艰难痛苦。改革和清算课题的范围相当广阔。干政势力的罪行需要一五一十地被揭露出来,从而让他们的追随势力再无立足之地。通过改革,检察机关和国家情报院等权力机关,以及财阀和媒体均需回归本位。这其中没有一件容易的事。文在寅总统需要抓住中心,集中国民力量,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国民则应当以手举烛光的心情支持改革。文在寅将会和国民以美妙的和声,奏响崭新的、第二轮烛光革命。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editorial/79410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