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评论专栏

【来稿】我们是星州居民

登录 : 2016-08-04 09:20 修改 : 2016-08-04 11:04

图为7月21日下午,反对部署萨德的庆北星州郡民们戴着表明其身份的“蓝色缎带”在首尔站广场上举行集会。星州郡守金恒坤削发明志。(摄影:金凤圭 高级记者)

“我是柏林市民”。

1963年身处柏林的约翰•费茨杰拉德•肯尼迪总统在激烈辩论之后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此话一出,挤满广场的柏林市民为此而疯狂。

当然,肯尼迪总统并非柏林市民,他连“我是柏林市民”这么简单的话都不会用德语说,专业翻译将这句话译成德语后,他用英语进行标注才能勉强读出来。由此可见他并非德国市民,而是“外部势力”。当时,肯尼迪总统“潜入”被东德包围的西柏林肯定“动机不纯”。因为当时的西柏林是站在与共产主义战争前列的资本主义孤岛,所以肯尼迪总统是为了鼓动柏林市民才那样说的。

他成功了。资本主义作为20世纪世界史曾经的轴心,在与共产主义的决战中,确确实实地在前线将西柏林俘获为资本主义阵营的一员。代表美国的他与柏林市民达成一致,不仅提供美国在物质方面的援助,还与柏林市民有机地融为一体。他成功地实现了西方国家的协作。如果说沉默是金,那么语言就是强有力的武器。而肯尼迪总统的一句话就是将冷战引向胜利的武器。

然而,他的成功却不是最后的胜利。尽管弗朗西斯•福山轻率地高呼“历史的终结”,但是“美国式的和平”在21世纪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为了冷战胜利美国所援助的伊斯兰战士们却变成了基地组织反而不断地折磨着美国。采用生硬的手段折磨过的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却缠住了美国,欧洲也因难民的问题而头痛不已。曾经席卷世界的新自由主义的狂风,现在反而被希腊、英国,甚至包括美国所刮起的“国家主义”的逆风所遏制。

21世纪之所以变得混乱不堪,虽然有诸多原因,但是其中之一可以从肯尼迪总统的政策中窥见一斑。肯尼迪大幅度扩大美国军事顾问团向越南派兵的规模,开展大规模的战略村计划。与越南居民的和平和幸福相比,美国将其与苏联的体制竞争放在首位。为了体制竞争的受益者,美国政府驱赶美国年轻人奔赴战场,最终却因此换来了美国的失败、南越南共和国的灭亡。为了肯尼迪总统所代言的“柏林市民”,美国采取了牺牲大多数人利益的政策,这反而让所有人重蹈不幸。

此外,还有一点可以从肯尼迪总统的核战略中看出来的。按照敌国攻击的规模,他选择了调整报复质与量的灵活报复战略。结果导致在不管水准如何的军事对峙中,必须占据优势,这种在所有军事对峙中都必须占据优势的策略却加剧了各种规模的军事竞争。无限的军备竞争以及可以让全世界灭亡的核武器竞争与上文所提到的“世界和平”产生了矛盾。为了肯尼迪总统所代言的“柏林市民”,所有人的安全都陷入危险的深渊。

肯尼迪总统虽已逝去,但是他政策中的各种矛盾在21世纪却进一步恶化。为了少数人利益而牺牲多数人利益的政策现在反而变成了为了1%的金汤匙可以牺牲99%的泥汤匙的结构了。“美国式的和平”现让美国及美国的同盟国不再和平了。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奥巴马总统没有访问星州。如果说1963年肯尼迪总统承诺守护柏林的话,那么2016年的星州正在承担着守护美国的任务;如果说柏林是20世纪冷战的最前线,那么星州就是20世纪冷战的遗留问题。企图讴歌一手紧握核导弹,一手高举导弹防御系统的“美国式的和平”的梦想在21世纪仍然处于迷茫之中。

因此,反对部署萨德的星州居民正在开启新的21世纪的大门。人类和平安全的生活即将付之东流,一个小村庄的和平也就是世界的和平。从现在开始,我们所有人应该将肯尼迪总统的话作如下纠正:

“我们是星州居民。”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75502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