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整体 > 政治·社会

“研究生实为教授的奴隶……这正是韩国绝对不会得诺贝尔奖的原由”

登录 : 2016-06-27 10:31

网络漫画揭露因教授作威作福而受摧残的韩国象牙塔

网络漫画《悲伤的研究生们的肖像》同名新书出版

图为网络漫画《悲伤的研究生们的肖像》第6集——“论文代笔者的人生”中的一个场面。(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为什么韩国未曾诞生过诺贝尔奖得主?因为研究生实际上都是教授的奴隶”

“区区一个助教竟敢扔下教授不管,自己乘公交车离开?”“对不起?觉得对不起的话就乖乖下跪求饶。”

一位教授因助教没有等迟到的自己就一个人先前往研讨会地点而对其施暴2个多小时。这是网络漫画《悲伤的研究生们的肖像》第一集中出现的内容。仅仅是网络漫画而已?不,这是2010年在高丽大学发生的真人真事。当事人教授对学生们的粗言暴行构成犯罪,于今年年初受到了停职3个月的处分。

网络漫画《悲伤的研究生们的肖像》同名新书于6月17日出版。此书对于将自己的指导学生当作奴隶使唤的教授阶层的丑陋真实面目进行一一曝光,一时引起轰动。此书将去年11月至本月在门户网站上连载的11篇漫画的内容进行了整合。身为一名网络漫画作家的高丽大学一般研究生院总学生会(简称“院总”)学术局长廉东奎(音,25岁,见照片)在此书的前言中写道,“如果只是像目前一样一味地去回避研究生所面临的这一系列问题,那么日后韩国根本别想诞生诺贝尔奖得主”,“能否解决研究生所面临的这一系列问题将会直接关系到韩国学界的未来和学问的发展”。

6月24日,在首尔城北区高丽大学院总办公室所见到的廉局长表示,“不仅仅是为了爆料‘研究生实为教授的奴隶’这一事实,更重要的是为了呼吁这个社会去关注研究生的处境”。廉局长毕业于高丽大学国文专业,目前为该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自2014年在大山大学文学奖评论部门获奖之后登上文坛,成为了一名评论家。

网络漫画中描述的一些逸事并非某个特定个人的不幸,而是韩国研究生所面临的普遍问题。在2014年总统直属机构青年委员会面向全国研究生实施的“研究生研究环境实态调查”中,2354名被调查者中有45.5%声称自己曾或多或少受到过语言•身体•性方面的暴力、歧视、私人劳动、骗取著作权等一系列“不正当待遇”。也就是说,有将近一半的研究生有过此类经历。这部网络漫画实际上是通过这样的内部检举,从而揭开了研究生团体以外的其他人所不知情的教授阶层的真实面目。

图为高丽大学一般研究生院总学生会学术局长廉东奎(音)。(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除此体外,教授私吞研究经费及论文代笔等近似犯罪的行为也是主要爆料内容。研究生自己通过不分昼夜地做实验而完成的论文,就因教授的一句话(“把这个原封不动地交给某某某”)而变成共同论文,此类“盗用他人研究成果的行为”(出自该网络漫画第2集——“理解的学生”)最为典型。怀揣着“将来一定要用自己所学知识为人类造福”这样雄心壮志的一名冷门专业硕士研究生爆料称,自己的个人论文却要和指导教授指定的前辈以共同名义发表。看不惯指导教授这一点却无可奈何的前辈如此说道:“我们就是奴隶,既没有名气、研究经费又少的、奴隶中最为低贱的奴隶。”由生物学•医学领域研究者组成的网上聊天社区“生物学研究信息中心”(BRIC)去年对1164名用户进行了有关“论文著作权相关诊断”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48%受调查者回答称“最近3年之内曾有过调换作者名字顺序、添加作者名字等研究作弊行为,并为此进行了心理斗争”。

在网络漫画连载的这段期间,高丽大学院总成为了研究生的“人权侵害举报中心”。高丽大学院总计划将因指导教授伪造论文而被学校起诉要求“和教授一起赔偿60亿韩元”的成均馆大学3名研究生的遭遇写成网络漫画,并以“特别版”的形式进行网络连载。高丽大学院总称,“当事人亲自发邮件拜托将他们的遭遇画成漫画。尽管举报者的学校也有相关院总,但他们大部分情况下还是会跟我们联系”。

高丽大学院总和廉局长正筹划今年11月连载《悲伤的研究生们的肖像2》。“研究生总学生会从未受到过如此的瞩目。有很多人问我们要一直以来只有我们自己才看的‘助教工作环境问卷调查’或‘研究生研究环境实态调查’等资料。这就说明这部网络漫画的影响很大。原本怀疑改变不了的这些状况事实上现在有希望可以改变了”。

陈明宣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chooling/749763.html

相关新闻